为什么有些人对香菜喜爱有加,有些人却厌恶至极?

2018-10-25 15:39

就像很多人为了“豆腐脑应该是甜的好,还是咸的好”而争论不休一样,自从有了香菜,这个世界也分裂成为了两类人,大部分喜欢香菜的人和小部分厌恶香菜的人。

为什么同样的香菜,有人喜欢,有人厌恶呢?今天我们就来科普一下吧,当然,这就要从西汉的博望侯开始讲起了。

博望侯

公元前126年,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一步步走到了汉帝国的都城长安城高大的城门下。这一刻,这个男人泣不成声。他叫张骞,13年前肩负帝国的使命出使大月氏,当他再次回到长安时,一百余人的庞大使团,只剩下了两个人。

虽然历经磨难,为帝国结盟大月氏共击匈奴的使命却没有达成,不过,这个历经13年几乎被汉帝国所有的人遗忘的男人能够活着回来,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更为重要的是,看上去两手空空衣衫褴褛的张骞从西域带回了许多在大汉疆域里从未见过的种子,而这一次的西行,点燃了雄心勃勃的汉帝国的开拓梦想。

张骞凿通西域后,沿丝绸之路而来的商队带来了核桃、葡萄、蚕豆、石榴、胡萝卜、黄瓜、大蒜、芝麻还有香菜……从此,这些作物开始在大汉帝国的土地上栽植生长。

张骞因为打通西域和军功封为博望侯,细数他的封侯之功,还真不能少了芝麻、大蒜和香菜。

2000多年以后,一家四川火锅店中,食客如潮人声鼎沸。在火锅的烟火氤氲之间,点缀于香油碟中的是白色的蒜粒和绿油油的香菜。所以,感谢张骞,感谢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是他们让今天的我们拥有了一整套的火锅伴侣。

望着香油碗里绿油油的香菜碎沫,一个热爱火锅的四川人会感慨地说,油碟里没有加上香菜,就不是完整资格的火锅。

不过,当一个喜欢香菜的人在吃火锅的时候,除了感谢张骞,还要庆幸一下。因为,他不是属于那21%的东亚人。

香菜

香菜Coriandrum sativum,在《中国植物志》里它的中文植物正名是芫荽,是伞形科 Umbelliferae芫荽属Coriandrum的植物。芫荽原产于从欧洲南部、非洲北部到亚洲西南部的地中海地区。芫荽属 Coriandrum的拉丁学名最早起源于古希腊语,据说本意是指当地一种有某种不可描述气味的臭虫,用一种臭虫来命名被称为香菜的芫荽,也许表明了自古以来,人类社会就存在了许多坚决的反对和努力抵制香菜的人。青蛙彩票

香菜是一年生或二年生有强烈气味的直立草本植物,高度从20厘米到100厘米之间。这种植物有着纺锤形的主根,以及众多纤细的支根。香菜的茎圆柱形,有许多的分枝,而它的叶片有两种型态,在下部的根生叶常呈1或2回羽状全裂,叶片的边缘通常有钝锯齿、缺刻或深裂,在上部的茎生叶常常是三回到多回羽状分裂,末回裂片狭线形。

如果仔细观察香菜的花,香菜的花无疑是非常漂亮和优雅的。每个小伞形花序有3到9朵小小的白色或淡紫色的花朵,有一种满天星星星点点的梦幻的美,花期后,有孕花会结出长圆形背面有棱的果实。

香菜最常食用部份是它的嫩叶,不过它全株都有极为特殊的香味,特别是香菜的种子香味极为浓郁,干燥有棱的果实也常常单独成为香料用来调味食用。香菜果实的种子含油约20%,可提芳香油,芫荽精油在中世纪的欧洲曾用于治疗女性月经不调。

人类栽培香菜的历史极为古老,在距今3300多年以前的古埃及法老图坦卡蒙墓穴中,考古学家便发现了香菜的种子,也许在那时,古埃及人便开始栽培这种植物了。香菜也是古希腊人和罗马人餐桌上的常客,更被广泛的栽培,总之,自从香菜出现在人类的餐桌上起,它便成为了重要的香辛蔬菜食材之一,既可以做菜又可做香料还可以药用。

在中国,自博望侯张骞打通丝路后,香菜和大蒜、芝麻一起进入到了中原地区,并渐渐地普及开来。由于这种有着特殊气味的蔬菜来自于西域,所以被称为“胡荽”,魏晋之后,中原有五胡之乱,据说,统治中原的胡人不喜“胡荽”这个名字,于是从那个时候,“胡荽”又称“芫荽”了。北魏时,胡荽在中原已经广泛栽培,种植技术也越来越纯熟,北魏时的农学家贾思勰在《齐民要术》中就专门记载:胡荽宜黑软青沙良地,三遍熟耕。在那个时候,香菜已成为中国人餐桌上的日常菜肴了。

香菜是香还是臭?

香菜叶和种子精油含有芳樟醇和多种醛类化合物,这是香菜气味和风味的主要成分。只是香菜的这种特殊风味算是令人愉悦的香味还是让人憎恶的臭味,自从它出现在人类的餐桌上,人类社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争论和斗争。

芳樟醇

根据2012年美国的研究人员对超过25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大约有21%的东亚人、17%的欧洲人和14%的非洲人都特别厌恶这种被称为“香菜”的垃圾食材,而在香菜的起源地,拉丁裔和中东地区的人,讨厌香菜的比例最低,只有4%和3%。

喜欢香菜的人无论做什么都喜欢加上点香菜的味道,而讨厌它的人却觉得香菜闻着像肥皂,尝起来就像是在咀嚼臭虫,甚至,有的人听到香菜这两个字,都会有想呕吐的感觉。

不过,李时珍一定会对此嗤之以鼻的,作为一个热爱香菜的人,他在《本草纲目》中这样写道:“胡荽处处种之,冬春采之,香美可食。”喜爱香菜的李时珍并不理解厌恶香菜的人面对香菜时内心的痛苦。直到今天,众多的香菜吃货仍然将厌恶香菜的人视作一种矫情。

而美国的研究人员经过调查研究,他们发现并宣称,香菜厌恶者和正常吃货们的基因确有不同。这项研究表明,人类11号染色体上的嗅觉受体基因“OR6A2”会影响我们的嗅觉,香菜厌恶者可能属于某一基因突变形成的小群体,能使人们对香菜特殊气味的醛类物质异常敏感,这种基因突变造就了他们对于香菜的厌恶感。不过,这种基因变异虽然的确会影响人们对香菜的好恶,但仍然还在可控范围内,这似乎为厌恶香菜的人找到了答案。

东亚人群无疑拥有最讨厌香菜联盟中最多的人数,他们对香菜的反感和抗拒的起源来自于2000多年以前,那个名叫张骞带着坚毅目光却衣衫褴褛的男人,一步步走向了汉帝国的都城长安城高大的城门的那个时刻。我们并不清楚,当年两手空空走回大汉长安城的张骞是否真的带上了香菜的种子。

不过,如果经过了十三年的艰苦跋涉,张骞的破衣烂衫中仍然还珍藏着宝贵的香菜种子的话,毫无疑问,张骞一定是属于喜欢香菜的那部分人。从那一刻起,无论民族、信仰和情感,原来一度统一的人群,因为香菜的到来,最终因为基因的对立,分裂成为了两类人。还好,大多数时候,人类的主要矛盾不是香菜,我们的世界并未因香菜而割裂。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客服热线:+86976789988(服务时间9:00-18:00) QQ:3629465596

Copyright © 2002-2018 青蛙彩票,全球最有信誉的彩票娱乐平台 技术支持: 青蛙彩票网站